逝川

这里是空灵的说o(`ω´ )o
dw社园律医冒盲过激推,其他cp乱吃一堆
llss三年推 老团希姬厨绘海推,超杂食 雷千梨⚡️
崩崩崩全员过激推,最爱的是牙医班长和绿托大人
文豪国太过激推,全员吹爆
jbr全员吹,最喜欢海盗饼了我吹爆他他是我梦情饼我永远喜欢他,还特别特别喜欢药草黑莓和莱姆
总之超级杂食!请慎关☺️

【社园】迷迭香(短篇完结)

#酒吧脑洞#


克利切抬头看了墙上不远处陈旧的落地钟,意识到时间已经不早了。
已是午夜,朦胧的月色罩掩下的小镇理应变得沉寂下来,可是花红柳绿的地方,这里的人们的“夜”往往才刚刚到来。
克利切承认自己不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了,闹市尽头的小酒吧别有一番情调,推开嘎吱作响的木门,里面别有一丝风情。没有什么华丽的装饰,暗色调的装饰风格搭配上玻璃器皿的感觉格外的让他着迷。
当然,他可不是来这里泡姑娘的,一般只是来喝喝闷酒而已。
瑟维,店老板,也是唯一的调酒师。这个衣襟半敞却“正了八景”的男人给他的印象极深。常年穿着一件洗的花白的衬衣,上面总是沾着新蹭的污垢,属这条街上少有的不抽烟的男人。平时总爱干些顺手牵羊的小把戏,这他是当然知道的,也并不在意,当然在店里他是当然不允许的。
他能在某个变天的夜里碰见他脸色阴郁的来到这里,从兜里掏出一把破旧不堪的纸币放在他的眼前,然后点一听没什么度数的黑啤。明明不怎么能喝酒,漂亮姑娘来来往往也从不示好,真是个怪人啊。
“啧,克利切,你看坐在侧厅那个穿着红色紧身裙的姑娘怎么样啊,看她的唇齿轻触玻璃杯真让人蠢蠢欲动啊。”他调笑着问他。
而半趴在吧台的男人只是微微抬头,往他指尖所指之处微微望去,嘴角扯出一个牵强的微笑,然后摇摇头。
“喂,兄弟,你不会是那里有问题吧,或者是,你根本就不喜欢女人?我这里这么多风情万种的姑娘,因为从来不见你动情过。”
克利切微微抿口嘴边的酒,只是摇头。
“我等的姑娘,今天也依旧不会来的。”
而这句话说多了,连瑟维都怀疑是否真的有这么一个姑娘存在。能把这个老兄弟心栓的死死的,却从不露面。
肯定是个天设地造的人儿吧,他想。

今晚的夜空蓝的不纯,泛着微微的黄色,似乎又是有不小的雨势。
瑟维看着坐在吧台前的男人,这个变天的日子他也一如既往的来了。只不过让他吃惊的是他竟然换下了那身一成不变的衬衣长裤,换上了一身还算是办证虽然不太合身的深蓝西服,纽扣一粒粒认真的扣好,领带也在外衣之下小心的塞好。
他直勾勾的盯着木门,似乎真的在等待着什么人的到来。空气中能嗅到微微的紧张和期待的味道。
“今天也在等那个不会来的姑娘?”
“不,她会来的。”
话音刚落,木门嘎吱的响起。一个身穿蓝色落地礼服的年轻姑娘推门而入。

“艾米丽,这样真的可以吗?”
伍兹站在试衣镜前小心地打量着自己着一条蓝色礼服的样子,不好意思的拽了拽裙角。真没想到自己会穿这么女人味的衣服
“别担心,亲爱的伍兹小姐。”
艾米丽轻轻的拽着她的手指印她在镜子前的凳子上坐下,熟练的帮她盘起了头发。
一番梳妆打扮之后,今天的伍兹看上去格外的不同。蓝色长裙掩映下的脸颊微微泛着红色,成熟的衣着丝毫不能掩盖她的青涩和纯净。
“可是,脸上的雀斑……”
“放心吧,可爱的小伍兹。”艾米丽伸出白皙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颊,“它们镶嵌在你的脸上宛若繁星一样完美。”
“他会喜欢吗……”伍兹感觉脸更红了
“我向你保证,”她微笑着注视着眼前脸色泛红的姑娘,“你的不同足以让所有男人为之倾倒。”
“连我都逃不过呢,亲爱的伍兹小姐。”

当伍兹提着裙子在长长的青石板路上奔跑起来,她清晰地认识到自己背着艾米丽把她借给自己的那双宝蓝色的高跟鞋换下是正确的。穿着那样的东西自己连走路都困难,更别说肆意的奔跑了
已是午夜,夜色渐凉。她意识到时候已经不早了,克利切可能已经等候多时,自己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想想自己还是第一次去那样的去地方,心里不由得砰砰直跳

克利切看着推门而入的人儿,感觉时间似乎静止了一般。
蓝色的绸缎制的晚礼服附着在少女青涩的躯体上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气喘吁吁的样子和微微泛红的脸颊似乎是跑了很长的一段路。脚下伸出的一只溅了些水花的深色皮鞋并没有显得突兀又或是怪异,反而给她增添了一丝俏皮和灵动。头发整齐的盘起,但因为跑动早已散下了几律,在微风中微微晃动。
最重要的是那双碧色的眸子
他无论看多少次,也总会深深的陷进去。
而眼前的少女也深深的望着自己。眼神是那样的澄澈又灼热
瑟维感觉空气变得有些微妙,轻轻吹了个口哨,便走到一边照顾自己的生意去了。
“晚上好,伍兹小姐。”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的克利切突然冒出了一句玩笑似的寒暄,让伍兹忍不住笑了出声
“今天的克利切先生意外的拘谨呢”伍兹好好奇的打量着他的眼睛,把手轻轻搭在了他的手上。
克利切没再多想也没再多看,生怕一念之间,自己便会深深迷失其间,从此一去不返
殊不知这已是命中注定的事了。
此刻,他只想紧紧的拉着她的手,生怕一不小心,她会从他的身边消失,再也找不见。
想到这里,克利切的眼角忍不住又红了。
发现身旁的人有些不对,大概是又开始胡思乱想了吧。伍兹送开手掂起脚,一把把他揽住,轻轻的拍打着他的后背。
“好了克利切先生———”
“伍兹就在这里,哪儿都不去。”
说完,又一次轻轻的拽起他的手,带着他向前跑去
“来跳舞吧,克利切先生。”
——————-end.———————
又是深夜产物!_(:з」∠)_这个点码文发出来大概没人看的吧,但想到了就特别特别特别想马上写出来的说!
尝试写了下他们在酒吧相约的场景。没错前面是有很长很长的铺垫的啦~尝试着把几个不同的时间点和小场景穿插在了这篇短篇里,不知道会不会成功呢(=゚ω゚)
写到最后,虽然是在酒吧这样的地方,但感觉意外的让人突然就安心了下来(*¯︶¯*)一直很想写他们这样的感觉,没想到在这样一个短篇里呈现了出来
有轻微的神慈和园医!当然主线还是社园就对了!对喜欢他们了( ´▽`)
感觉这篇还是比较用心质量也还算不错的了!希望你们能喜欢o(`ω´ )o

评论(5)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