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川

这里是空灵的说o(`ω´ )o
dw社园律医冒盲过激推,其他cp乱吃一堆
llss三年推 老团希姬厨绘海推,超杂食 雷千梨⚡️
崩崩崩全员过激推,最爱的是牙医班长和绿托大人
文豪国太过激推,全员吹爆
jbr全员吹,最喜欢海盗饼了我吹爆他他是我梦情饼我永远喜欢他,还特别特别喜欢药草黑莓和莱姆
总之超级杂食!请慎关☺️

【黛梨】再见之时(2)

她轻轻挽住少女白皙的双手,将她拥入怀中。贪婪的试探着她的呼吸和温度。
风吹过低矮的野藤地,狭长的叶片沙沙作响。呢喃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爱情是那样的美丽而易碎,像极了午夜中漆黑幕布上绽开的花火,轻盈、绚烂,
转瞬即逝。

“去看烟花吧———”
“梨梨”
———————————————————-
今天是很特别的日子呢。
对于樱内梨子来说,也对于大多数人。
梨子看见窗外渐渐暗了下来,起身在日历小小的15上画了个圈。
约好了要跟黛雅去看烟花呢!一定不能迟到!
轻轻的拉开衣柜门取出崭新的樱色和服,退去身上蓬松的睡衣,小心的一件件穿好,用桃色的绸缎把头发轻轻的挽起,再别上一朵盛开的杜鹃花———
这一切是那么的寻常又特别,在梨子看来像极了一场神圣的仪式。她打量着镜子里自己的样子,和平时是有一些不同,
黛雅一定会喜欢的吧。她轻轻的告诉自己。
感觉时候不早了,梨子连忙蹬上木屐推门走了出去
“妈妈,我出门了!”
一会儿就能见到黛雅了,想想就有些激动,虽说昨天刚刚见到。也不顾自己穿的多么正统,樱内梨子试着把步子放大了些,木屐轻轻敲击着青石板路发出哒哒的声响,让她想起了某个不眠的夏夜忽然降临的细雨。
小步跑到巷口,出乎她意料的是,黑泽黛雅已经在那里站着等她了。
她身着一身红色和服,深色的花纹让她充满了优雅和高贵,别着发簪的黑发盘在脑后,恰似无意垂下的一缕反倒更添了几份灵气。
黛雅也打量着迎面跑来的少女,樱色的和服在风中微微摆动,微红的面颊与之交相呼应。被衣服束缚住迈着小步奔跑的姿态看起来格外的可爱,伴随着一路哒哒的好听的声响,似乎在呼唤着她的名字。
走近了她才发觉,她悉心盘好的秀发上,还别了一朵她最爱的杜鹃花。
无论什么时候都还是这么细心啊,她忍不住微微一笑。
“黛雅酱——-”
“梨梨。”她温柔的注视着她,很自然的轻轻拉住了她的手。
“告诉你一件事情哦。”
梨子感觉到黛雅轻轻伏在她的耳根,吐出温柔的话语
“梨梨今天真好看。”
梨子感觉脸颊微微发红,她还以为是什么事情还要悄悄的告诉她。
“黛雅酱也特别好看啊!”她轻轻拽了拽她的袖子。
“走啦。”她笑着挽住她的手,两个人紧挨着走在街上,亲密的样子令路人羡慕不已。
能和喜欢的人一起过夏日祭
是每个女孩子毕生的梦想。

集市是不同于往日的热闹。大小摊位的摊主早已挂上了灯笼,扯起了条幅,等待着人们的光临。虽说夜色才刚刚降临,这里却早已聚集起了不少住在附近的人啊。
黑泽黛雅紧紧的拽着樱内梨子的手。生怕一不小心,她们就在人群中被挤散了。
“走啦,梨梨。”

昏黑的夜被成片的灯火漾开了一层淡淡的光晕,樱内梨子低头轻轻咬了一口手里的苹果糖,酸酸甜甜的味道在口中慢慢绽开,和小时候的味道一模一样。
“黛雅酱也尝尝吧!”她把苹果糖举到黑泽黛雅的嘴边,微微侧头,俏皮的冲她吐了吐舌头。
黑泽黛雅看着她不禁有些恍惚,轻轻的攥着她的手,慢慢咬了一口
“是梨梨的味道。”黑泽黛雅把苹果糖递回她的手中,在额头上微微一吻。

黑泽黛雅饶有兴趣的看着樱内梨子弄破了一小把网也没有捞到一条金鱼涨的慢脸发红的样子,从她手里接过一张:“没想到弹钢琴时那样灵活的梨梨的手居然连金鱼都捞不到吗?”她微微挑眉有些挑衅似的看着她。
“讨厌啊,本来就很难佬的啊,黛雅酱也不一定能捞上来!”
没过多久,黑泽黛雅就把那个系着粉色丝带装着两条金鱼的透明黛在樱内梨子眼前晃来晃去,她不满的嘟了嘟嘴,拽着身旁的人就往前走。
“说起来梨梨生气的时候腮帮一鼓,真的好像金鱼啊!”
“才不像金鱼呢!”
“金鱼当然没有梨梨可爱了啊!”

午夜的钟声在远处悄然响起,黑泽黛雅看着广场边慢慢聚集起来的人群。
“快到放烟花的时候了”
“我们也去吧。”樱内梨子拽着她的手便要往前走。
“等等,梨梨,”她把顺势朝前走的樱内梨子拉了回来,“我们不去那里。”
“我带你去别的地方。”

她轻轻的牵着她的手,牵引着她在野藤丛生的山坡上穿行。离人群渐渐远了,渐入深夜,低吟的风也有了几分寒意。没有灯火,也没有繁星,夜色似乎要将她和周围的一切一起吞噬干净,但指尖的温度让她感到是那样的踏实。
“马上就到了”
“嗯。”
眼前的人终于停下了脚步,她才发觉自己似乎已经跟着她跑到了山顶的最高处。
“虽然地方有点偏僻,但这里是赏烟花最棒的地方是没错了!可以把村子里所有的烟花看得一清二楚哦!”黑泽黛雅看着眼神有些迷离的樱内梨子。
“小时候每年都是跟果南和鞠莉一起来这里的,说起来,还是第一次和她们之外的人到这里来啊。”
她看着她,眼底是满溢而出的温柔。
随着嗖的几声声响,烟花在空中划了个弧,然后一朵接一朵饱满的绽开。
像极了节日里少女裙边镶饰的流苏,也像极了少女天真烂漫的微笑。
轻盈,绮丽,转瞬即逝。
她转身看着她,眼中饱含的情意比烟火绚烂万分。
“梨梨。”她轻轻的将她拥入怀中,耳边是少女微微一颤的呼吸,和身后接连不断的爆裂声。直到最后一束烟花升入夜空完成最美又最短暂的使命,直到山下的人群已开始熙熙攘攘地散去,她也始终没有松开紧抱着她的双手。
风吹过低矮的野藤地,狭长的叶片沙沙作响。呢喃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也只是久久的沉默,她们都没有开口。
因为她们心里都知道———
此时的无言
早已胜过千言万语。

评论

热度(24)